苹果再不来,VR要凉透了

之前,几家大厂选择收缩XR线的业务投入,这一动作某种程度上宣布了XR行业的“受创”,不过这个6月初,苹果的WWDC大会上MR头显产品的发布却似乎为XR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希望。那么,行业内是秉承着怎样的态度看待苹果头显产品的发布、以及VR行业的发展的?一起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什么样的岗位稳定,不容易被砍?”夏风突然真诚发问。他是XR行业的一名技术人员,几年的从业经历里,已经有过两三次项目突然解散的经历。

一次在创业公司,做了一两年,公司没钱,不做了。一次在大厂,不差钱,但战略调整,还是不做了。从那家裁撤XR业务线的公司离职后,行业来到新低点,之前认识的专门看XR赛道的猎头,都转去了别的组,猎头问他,“要不要考虑自动驾驶?”

行业烧钱,前路不明,随着大厂收缩XR线,行业迎来至暗时刻。

6月初的苹果WWDC大会成了“全村的希望”,当天发布的MR(混合现实)头戴式设备“Apple Vision Pro”,也的确让XR圈子激动了一把——虽然这还有很多前提,产品明年才开售,价格贵、一台售价达2.5万元,还有一些困惑从业者的问题,苹果也没有给出答案。

但这也足以让这个屡屡受创的行业,看到一丝曙光。

借此契机,深燃和XR行业的多位创业者、从业者聊了聊。他们中,有的是幸运儿,所在的公司已经进行多轮融资,在行业起伏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有的从2015年开始押注XR,创过业,加入过大厂,随行业起起伏伏,最近已经转换赛道;还有的是普通从业者,相信过行业的未来,听从过召唤,但在行业动荡里总是被甩下,还没有从低迷中缓过劲儿来。

夏风就属于第三种,他说,“得消化一下失望的心情”。

对于苹果MR产品给行业带来的影响,有人乐观,有人谨慎乐观。

科技创新的困境就在这里,这是押注未来,甚至是创造未来的过程。埋藏了很多个人的坚持,也堆叠了很多放弃。他们会被三个问题困扰,眼前的方向对吗?如果方向是对的,时机又是对的吗?如果时机是对的,最后分得胜利果实的人会不会是我?

一场发布会,带来的改变还不多。相信的人依然相信,犹豫的人依然犹豫,不信的人已经选择离开。

一、苹果带来的曙光,是有限的
距离苹果发布MR产品已经好几天,这依旧是一款让夏风印象深刻的“豪华”产品。以传感器为例,夏风介绍,以前大家拼性价比,觉得这类产品只能卖2000元,就用便宜的传感器,导致算法也被传感器局限住了,“苹果就非常舍得花钱,放很多算力,研发了新的芯片,又上雷达,一对比相差很大”。

这款产品,行业等了7年。在产品和体验上,苹果应证了一部分从业者的猜想。

亮风台COO唐荣兴就是从其中收获到答案的人之一。他说,在苹果发布会当天,他熬夜从头到尾看完,“超出预期”。获得的答案,一方面来自于交互。苹果给出的方案是眼动+手势+语音,“做到了直觉式的交互体验”,他表示,现有产品需要把手举到空中操作,其实看起来有些“傻”,而用手多点触摸,以前行业里大家想到过、做过,“但没想到能把体验做好”。

另一方面来自于计算。苹果的MR头显,用了M2、R1两个芯片,“这非常’空间计算’,空间的感知、认知、交互、显示需要新的计算单元组合与架构,这恰到好处的定义了未来标准”,唐荣兴表示。

当然,苹果的MR产品,还有它的问题,比如最常提到的价格贵、电池外带也没有解决续航问题、设备不够轻等,但考虑到这是第一代产品,后续第二代、第三代还有完善空间,一些从业者对硬件本身的疑虑反而小了,把视角放在了内容上。

“就像罗马斗兽场已经搭好,最好的场地已经有了,最好的斗士在哪儿?最漂亮的表演在哪儿?还需要开发”,徐晨说。他是一名创业者,曾是知名VR品牌NOLO的联合创始人,曾在大厂负责VR内容生态,现在正在创业,专注于一款VR游戏。

XR产品提升对消费者的吸引力,需要内容。软件生态是苹果的强项,能不能吸引开发者把产品和应用接入Vision Pro,也是未来发展关键。

在苹果发布会前,徐晨就已经决定要从内容切入,他有种“押中题”的感觉。“这也符合行业发展规律,最开始行业还没有硬件,就先做硬件,现在硬件有了,最缺的是内容,从VR游戏去接这个市场,是有机会的”。

唐荣兴也提到,他们会拥抱苹果Vision Pro平台生态,除了AR硬件,他们原本就有支持iOS的空间远程协作、编辑等产品,能平滑过度到苹果的MR产品里。

不过,苹果还是有没能解答的问题。

比如,在这样的终端下,会诞生怎样的原生内容类型?

苹果再不来,VR要凉透了

这是范帆最想从苹果MR产品发布会上获得的答案。他是一名VR导演、制作人,也是字节旗下Pico影视工作室的负责人,这些年一直在探索原生XR叙事内容的方向。他解释,从更大众的故事需求视角来看,每一轮媒介技术的革新都会带来新的叙事类型,比如故事载体从小说文字形式,走向二维画框里的电影视听形式,那么,“依托于XR终端,在全新的三维媒介下,能产生怎样的新叙事类型”?

“苹果发布会,也没有给出答案”,范帆表示。

过往,他的探索方式是自下而上的,发挥XR媒介空间性和互动性的优势,从大众熟悉的领域入手建立用户消费XR内容的习惯,所以在PICO目前的内容生态里,主要有互动剧、互动漫、纪录片、“6Dof互动叙事”四类原生XR内容形态,每种类型都是根据用户的需求和反馈,逐渐探索发展起来的。

不像很多VR产品把重心放在游戏上,苹果的Vision Pro更像是一个综合平台,开放开发者生态。这看起来思路更宽广,但同时,也像是没找到答案时给出的开放答案,把问题交给开发者,大家一起解决。

不过,距离明年MR产品发售还有半年时间,“这段时间能帮助感兴趣的开发者熟悉了解平台,但即便这样,半年时间对于内容生产还是太短了,熟悉了解XR领域的开发者还比较稀缺,能做出真正用户买账的原生XR内容、有颠覆性的内容产品,可能不是苹果这一代产品能做到的,开发者也需要成长学习的过程”,范帆表示。

对未来发展,不论乐观,还是谨慎乐观,他们都有一些共识。比如,每一代计算平台的出现,都和大环境相关。“PC遇到互联网,手机遇到云,空间计算遇到人工智能”,唐荣兴表示。又比如,即便明年上半年苹果交出不错的MR产品,这个行业的爆发,也还是要三五年。

但“如果苹果再晚两年发布产品,行业萎缩更多了”,初号机感叹。作为伴随VR行业起伏多年的从业者,他做了一个比喻,黎明虽然就在眼前,但现在也还是属于黑夜,“天还是黑的,东方有鱼肚白,这代产品对行业来说,更像是领航员”。

二、等待7年,至暗了7年
这一次的苹果发布会,一些从业者表现得冷静,他们已经在这个行业里沉浮多年,见过潮涨潮落。苹果首款MR头显设备,是在2016年立项的,那被誉为“VR元年”,很多人在那前后进入行业。

作为VR行业的创业者,初号机经历过2016年的疯狂。

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掀起VR热,2015年、2016年,微软推出MR头显Hololens,索尼推出了虚拟现实头盔PSVR,多个主流消费电子厂商发布消费级产品,国内腾讯、阿里巴巴也都在入局,让2016年的VR行业格外热闹。根据《2017中国VR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数据,2015年全球VR领域共获得6.9亿美元投资,2016年投资规模增长至23.2亿美元,增长率达236.2%。

那一年,他28岁,离开以核心创始成员身份加入的已经融资到B轮的VR初创公司,独立创业。他相信VR超越现实的沉浸体验会对陌生人社交带来很大改变,那时候VRChat还没有上线,一切都是崭新的,“说不定能改变世界呢?”

有投资人听了他的设想,表示愿意投,但等他花4个月时间做出demo后,他发现,时移世易,“融资难度加大,热度已经下滑了”。

那是因为,热度高涨后,VR在高质量的内容生成、用户交互、商业化等方面,都没有明显突破。根据艾媒咨询当时发布的报告,尽管国内出现不少VR头戴眼镜产品,但消费市场反应一般,购买意愿不超过30%,有71.3%的中国手机网民表示不会购买相关虚拟现实产品,主要原因在于价格与目前技术水平不对等。

2017年,VR行业到了冰点时刻,大量VR创业公司倒闭,裁员、降薪的消息也不断传出。

初号机在2016年好不容易拿到天使轮融资,业务已经跑起来,成为国内当时最早上线的VR社交应用,但2017年第二轮融资时并不顺利,最窘迫的时候,他疯狂见投资人。

介绍VR产品需要演示放映,但他连租场地的钱都没有了,初号机回忆,他在投资机构聚集的亮马桥的一家咖啡厅,每天花30块钱点一杯咖啡,占上最大的厅,给约来的投资人讲解。他说,服务员几次想劝走他,他当时真的“饱含热泪”去试图说服,“我说我是创业者,公司濒临倒闭,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公司的合伙人、同事,都希望我带回新的资金来”,最后店长同意他使用大厅,就这样熬了10天。然而,他还是没能等到“救命钱”。

这个阶段,VR/AR行业已经开始分化,部分公司转向B端,做企业定制服务。

亮风台2012年成立,现在已经融资到C+轮,唐荣兴对深燃回忆,他们就是2016年-2017年开始接触制造业,转向B端,后来在2019年投入更多资源,加重生态建设,明确扎根细分垂直场景的路线,直到现在。VR/AR产品能更快在B端普及应用,他曾对深燃解释,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一些产品达不到消费级,但在B端,在医疗、教育等领域,因为使用者更有需求,也更能接受。

有投资人也劝初号机,赶紧向B端转型,但他的愿景是做一款C端产品,B端业务实在偏航太远,“我不甘心的是,产品用户数据、下载量、用户反馈都很好,为什么想尽一切办法,还是坚持不下去”。最终他没能拉到钱,创业时把积蓄都投了进去,能借的钱都借了,最后身上还欠了好几十万。

2017年之后,VR行业发展速度慢了下来。此前根据市场研究和咨询机构Tractica的预测,到2020年,全球VR市场规模将增长到220亿美元,而真的到了2020年,根据全球综合数据资料库Statista,实际规模约为38.9亿美元,现实比预估缩水了82%。

尽管这些年,几乎每年都有不同款的VR或AR产品更新,行业依旧不温不火。直到2021年元宇宙概念大火,又让VR受关注了一把,大厂又开始入局,但仅仅一两年后局势再次变化,今年腾讯裁撤XR业务线,字节跳动旗下Pico也屡屡传出调整消息,VR行业的前路再度不明朗。

初号机说,这两次创业经历,让他收获的教训是,“当产品终端还没有成熟时,不论研发怎样成熟的产品,都没有用”。行业的发展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时机没有到,市场不稳定,一切都在变化,这都不以个人的意志和产品而转移。

三、明天更漫长
VR类产品始终没有在消费端迎来拐点。新兴科技的爆发,硬件和内容,相辅相成,介入的时机很重要。现在,是一个好时机了吗?

最近,徐晨也见了一些投资人。他相信苹果新产品的发布,会给一些投资人带来一些信心,但“目前还没看到”。一个是因为大环境不好,一个是因为已有的VR相关大小厂成绩不及预期,“AIGC火了,很多钱都去了那里”。

今年行业热情的确还算不高。根据IT桔子,2023年1月-3月15日,我国VR软件行业发生投融资事件2起,投资金额为0.6亿。

和初号机当时创业面临的问题相似,投资人现在认为他们的项目没有问题,对团队也认可,但对VR这个赛道摸不清楚。他们经常问徐晨,“这里面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徐晨回答,“其实就是这个赛道本身的风险,我不认为我们产品会做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VR赛道不行,那我们做得再好也没有用”。

现在,摆在行业眼前的问题还很多。

比如,苹果MR产品本身就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约2.5万人民币的头显,到底有多少人买?据韩国PulseNews的消息,苹果已将其新款MR头显的销售目标下调至15万台,远低于投资者预测的超过100万台,这样的数字让很多人有疑虑。

又比如,后续国内VR市场产品及供应链是否能跟上?多位从业者都提到,首先难度就在芯片上,苹果是自研芯片,而国内的VR头显,基本都是采用高通的骁龙芯片,能否撬动厂商研发、优化相应芯片,就是一个问题。

苹果再不来,VR要凉透了

VR最新产品配置信息 来源 / 中国银河证券研究院

还有,苹果也没解答的那个问题,开发者是否能创造出对消费者有吸引力的内容?这得等明年才能揭晓答案。

徐晨还是决定创业。在离职创业前,公司内部有其他岗位可以活水,但他和伙伴都没有选择,因为“我们坚定的相信这条赛道,只是它有它的阶段”。

选择创业,他说,这其实是一笔经济账。就像很多投资人喜欢投pre IPO那一轮,因为需要更多的确定性,但增长收益就少,“今天我们去赌那个未来,不确定性强,但收益也是更多的。我们这些创业者,就像是XR领域的VC,拿我们的时间、青春,去投天使轮”。

“第一性原理”,是徐晨经常提到的词,也是他的信心来源。他抬了抬双手,“我们长时间使用手机,对手也有伤害。我两个手的腱鞘炎都比较严重,我认为人就不应该拿这个东西”,他把手机拿起来又放在桌上,“只是技术还不够发达,在今天是最优解,但在未来,最优解一定是几乎无感的,是眼前的这块沉浸式屏幕。”

当怀疑的时候,他就会回到他所相信的“第一性原理”。但他也会怀疑自己,毕竟没人能把握浪的节奏。“就像冲浪一样,你知道你要去那边,但浪来了,这里跌下去那里又起来,你说去歇一会儿,那也不行。最难的是,怎么摸清这个行业的脉。”

苹果MR产品终于来了,走向“四十不惑”的初号机,最近已经选择从VR转向AIGC行业。

在他看来,国内XR行业能否迎来拐点,有几个事件为重要判断:苹果Vision Pro二代发布,价格和最新iPhone pro价格相仿;芯片厂商高通以苹果M2芯片为对标,生产出性能接近的芯片,且价格合理;以及AIGC工具在3D内容生成技术成熟,大幅降低XR内容生产成本时。

抉择还是和VR行业变动有关。他也经历了VR部门的调整,策略改变,产品就不做了。再经历VR行业变故,他感觉这次自己成熟了很多,对创业的理解也和当年不一样,“它本质是一个商业行为”。而转到AIGC行业,他说服自己的原因有两点,一个是未来AI也有机会和VR结合,另一个是“大家都在收缩,行业没有这么多坑,你也要生活,你也无法判断,自己能不能撑到未来”。

这也是摆在夏风眼前的问题。如果问对行业看好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但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要赚钱养活自己,每个人的职业生涯窗口很小,整个技术行业,都追求年轻,不看沉淀,我能经历几次折腾呢?”他身边的一些同行,已经转到其他行业。

他觉得,国内硬科技的发展,是受风口推动的,更看重ROI,很难像苹果那样专注一个技术的打磨。当大家对未来的信心很差,还摸不准爆发的时间点时,都采用跟随策略,大小厂不会因为苹果这场发布会,就颠覆决策。

夏风也去面试过,他发现,HR们依旧挑剔苛刻,传达出需要在行业里深耕3-5年的人,这时候,他很想反问,“这个行业,给了人深耕3-5年的机会吗?”

他说,有点迷茫,需要时间积攒对行业的热情,投身到下一个创业故事里。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夏风、初号机为化名。

信创办公软件的发展现状与国际竞争力比较——自主创新之路的挑战与机遇 2024-04-15

AI发展热潮下,立法的必要性与紧迫性:以自动驾驶汽车事故为例 2024-04-15

OA自建应用中权限细化的深度探讨与实践 2024-04-15

人工智能在推动企业级协同办公平台发展中的关键作用 2024-04-07

大模型在组织管理建设中的应用和挑战 2024-04-07

OA自建应用中权限细化的深度探讨与实践 2024-04-07

人工智能如何协助航空航天企业在故障诊断和决策支持方面提升效能? 2024-04-07

免费OA拒绝概念炒作,拒绝形式主义 2024-01-26

选择OA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否则OA就难以用好. 2024-01-26

OA微笑沟通,用心服务 2024-01-26

免费OA深入了解,走出免费OA的误区 2024-01-26

企业数字化失败,和这件小事脱不开关系 2023-11-06

北京办公OA系统  网址:oa.bjcrmoa.cn  ICP备案号:京ICP备2021025609号 Kompass外贸  crm  bpm  新思维